韓國“經濟總統”李健熙逝世,強人謝幕,三星帝國邁向何方?
來源:家族網首席商業評論 | 作者:首席商業評論 | 發布時間: 226天前 | 1047 372 次 瀏覽量 | 分享到:

1973年夏天,李秉喆把李孟熙(長子)叫了過去,似乎不在意地問:“你有幾個職務頭銜啊?”“準確的不知道,大概有十幾個。”“你都能做得了嗎?”明顯感覺到父親有些不高興,李孟熙回答說:“不能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好。”李秉點點頭,刻意很平淡地說:“那就做你能做的事情吧。”

即使這樣,李孟熙還是沒有明白父親的意思。又過了幾天,李秉喆叫兒子把他擁有的所有職務頭銜都寫在紙上帶過來。在那張小小的紙片上,寫滿了三星電子、中央日報社、三星物產、第一制糖、新世界、東方生命、安國火災、第一毛紡等17個公司的副社長或者專務、理事等職務。

李秉喆

拿起筆在這些頭銜上一個個畫上了線條。“這個是不是做起來困難啊?”“是。”“這個也不行是吧?”這個時候李孟熙才明白過來,心想:“哦!原來父親是叫我退出啊。”

李孟熙無所事事地度過了6個月之后就去了日本。這次去日本不是因為有事情要處理,而是奉父命去“休息休息”。當然,李孟熙并不知道這次休假將成為他永遠的假期。

李孟熙雖然按照父親的命令去了日本,但毫無疑問他心里對父親是有怨言的。第二年,李秉喆到日本分公司視察,李孟熙卻沒有去機場接機,這也是李孟熙第一次公然向父親舉起反叛大旗。

在日本分公司的聚會上,李秉喆以為長子已經在日本分公司上班了,就聊了一下,結果心懷怨恨的李孟熙借機發起了脾氣說:“我是來日本休息的,干嗎還要到分公司啊?我沒必要到分公司上班!”

1975年春天,李孟熙從日本回國,但是他卻沒有能做的工作,用今天的話來說,他遭到了公司的“雪藏”。

1“木雞”繼位

李健熙是三星集團創始人李秉喆的第三子,從小就被放在爺爺奶奶處養大,當時李秉喆心中的接班人是長子李孟熙。

但是,李孟熙固執,自大,商業能力也很一般,最后不得不被李秉喆放棄,選中了李健熙。

1979年2月27日,李秉喆宣布,李健熙被提升為三星集團副會長,正式宣告了他作為三星繼承人的身份。

在李秉喆確立三兒子作為繼承人之前,他立下的遺囑寫道:“長子孟熙的心思不在于經營上,次子昌熙不喜歡管理很多企業,這是不能被忽略的。三子健熙一開始也推讓過,但也有‘雖然能力還不夠,但可以試試看’的想法。鑒于這些原因,我將三星集團的繼承人定為健熙,因此日后的三星將以健熙為中心領導下去,并且希望《中央日報》會長洪基支持健熙接班。”

在得到律師顧問的公證之后,李秉喆把遺囑放進了自己的保險箱中。當時這份遺囑的可公開部分,李秉喆宣布把自己名下的股份和房地產等價值150億韓元的全部資產分作三份,每份50億元,其中一份捐獻給三星文化財團;一份傳給直系子女和有功員工;最后一份中的10億韓元捐出來建立員工共濟會基金,另外40億韓元暫時由自己保管,以后再做處置。而不公開的部分內容,則是三星集團的下一屆會長的人選。

李健熙11歲的時候就被他爸送到日本去學習。二哥李昌熙比李健熙大9歲,所以童年的李健熙注定是孤獨的。

在日本,李健熙一再哀求父親讓他回國,但每次都遭到拒絕。李秉喆對他說,你要成為像湖水中的巖石那樣堅定不移的人。

所以,從小到大,李健熙都是一個及其沉默寡言的人。在韓國商界,他得到了一個“木雞”的綽號。

李健熙后來回憶說,從一出生,我就跟家人分開居住,性格變得十分內向,也沒有什么特別的朋友,因此總是獨自一人思考問題……而且在最敏感的年紀,就已經對民族差異、憤怒、孤單以及對父母的思念等等情感有著深刻體認了……

在家里,我的外號是‘沒話的人’,是一個最無趣的人。20年的時間里,我和家人一起到外面吃飯也就是兩三回吧。我每天回到家里,就換上睡衣待在自己的房間里,幾乎不再出來。孩子們習慣了我的脾氣,隔三差五地進來一次,叫一聲爸爸,最多再聊上五分鐘。

2確立地位

1987年11月19日,李秉喆去世12個小時后,三星社長團在三星總部大樓召開了緊急會議,會議決定推舉副會長李健熙接替會長一職。10天后,李健熙的就職典禮舉行,參加就職儀式的有三星社長團以及全體高層管理人員等1000多人。

李昌熙(左)李健熙(中)李孟熙(右)

就職儀式上,李健熙用顫抖的聲音發表了自己的就職演說。當時,李健熙提出,三星將進行“二次創業”,要通過自己富有前瞻性的經營方式在21世紀來臨之前將三星打造成世界超一流的企業。

但是,剛剛登上王位的新掌門人,根底尚淺,如何能實現自己的豪言壯語?李秉喆擔任會長期間在三星集團構筑的經營體系無懈可擊,李健熙僅憑一個法律上的繼承人身份根本無法掌控三星。

三星50多年來固定下來的體制從上到下都還是李秉喆時期建立的,并不是輕易就可以更改的,更不屬于年輕的李健熙。李健熙要想讓三星集團真正歸自己所有,就必須解決經營體系的問題。

盡管李健熙一上任已經宣布實施“二次創業”,但他并沒有正確指出當時的形勢,因此,無論是集團高管還是底層員工,都把他的“二次創業”視作無實際意義的口號。而僅僅憑借口號,人們很難意識到三星集團正處于變革的過渡期。

怎么真正實現二次創業,更主要的是,如何擺脫父親的陰影,這需要考驗李健熙的智慧,更考驗他的魄力。

為了讓人們認清形勢,李健熙選擇了正面攻擊的方法,把矛頭指向了三星集團權力的核心:秘書室。

三星秘書室是李秉喆擔任會長時成立的。1967年,秘書室在集團內的地位和權限已經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提高。李秉喆擔任會長期間,秘書室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把會長指示的準則以及事業方向傳達給下屬公司,監督和指揮各下屬公司的經營行為,對各下屬公司以及國內外相關信息進行收集和分析,并將分析結果匯報給會長。

這樣,李秉喆通過秘書室鞏固了自己的經營體系,在李秉喆擔任會長期間,秘書室就相當于他在三星集團的分身。當時,三星的秘書室,十分類似于大明王朝的內閣或者類似于大清王朝的“軍機處”,專門替皇帝處理奏章,發布命令,監督管理的地方。

蘇秉海于1978年8月被李秉喆任命為秘書室室長,當時秘書室擁有15個部門、250多名員工,蘇秉海在三星集團內部權力巨大,蘇秉海也就相當于李秉喆的分身。

1990年,李健熙開始實施自己孤立秘書室的計劃。年初,李健熙將秘書室的部門由原來的15個縮減為10個,這在很大程度上削弱了蘇秉海這個秘書室室長的權限。通過削減秘書室的部門,李健熙間接暗示了蘇秉海將被調離的事情。

通過這項削弱行動,來達到縮小舊體制下的秘書室,減輕各下屬公司負擔,鼓勵下屬公司在事業上擁有挑戰精神的目的。用李健熙的話來說,就是要強化三星集團的自律經營范圍。

在之后召開的很多會議上,李健熙開始對秘書室直言不諱地講出“無可用之才”或者“無經營資格”之類的狠話。后來,李健熙任命蘇秉海為三星生命的副會長,把這個秘書室核心人物徹底調離出了秘書室及三星集團的經營管理層。

第一步,裁撤秘書室的行動,李健熙獲得了成功。

第二步,李健熙還需要解決自己兄妹可能對自己帶來的威脅。

如果他的兄弟姐妹通過合作提高持股量的方法來和李健熙作對,那么李健熙就無法實現對三星集團的完全掌控。

在和兄弟姐妹之間斗爭達到白熱化的時候,李健熙的二哥李昌熙于1991年7月因白血病病逝于洛杉磯,以此為契機,李健熙和其兄弟姐妹們迅速進行了財產分割。

1991年11月,李健熙的姐姐李仁熙獲得了全州制紙和高麗醫院的所有權,李健熙的妹妹李明熙則得到了新世界百貨。在洛杉磯,李健熙與擔任韓松造紙顧問的姐姐李仁熙、擔任新世界百貨常務的李明熙、擔任第一制糖常務李在賢(李孟熙的兒子)等聚到一起,舉行了家族會議。

在這次家庭會議上,第一制糖和安國火災海上保險公司被分到李孟熙的家庭,并在以后發展成為韓國著名的跨國集團——第一制糖集團。新韓媒體納入李昌熙的夫人李英子以及李昌熙的兒子李在寬名下。

李健熙得到的是三星生命保險株式會社,除此之外,李健熙還買入了其他家族成員手中持有的三星生命的股份。

通過這些動作,李健熙首先牢牢掌控了三星集團的股權,防止兄妹相爭。另外,通過對舊體制、舊權臣的打壓,建立了自己在集團內的經營體制。三星集團開始真正跨入了李健熙時代。

3二次創業

但實際上,當時的三星其實已經面臨著巨大的危機。

1993年1月,李健熙乘上了飛往洛杉磯的飛機。此時,媒體正報道著“三星電子開發出世界上第一臺8mm磁帶錄像機”的訊息,所有人都沉浸在一片喜悅之中。

李健熙到達洛杉磯后,決定針對三星電子在美國的發展情況進行為期一個月的市場調查。他首先帶領著電子相關公司的高管對洛杉磯幾大賣場的情況進行視察,希望了解三星產品在賣場以及消費者當中的口碑。

在家電大賣場,李健熙看到的是光鮮亮麗的惠普、通用、索尼、東芝、飛利浦等世界一流產品。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三星產品被堆積在角落落滿了灰塵,無人問津。李健熙以及隨行的高管都震驚了,他們這才發現,在韓國一直自恃一流的三星產品,在世界市場上卻淪落到如此落魄的境地。

李健熙當場下令,從2月18日到2月21日,三星集團高管在洛杉磯世界廣場酒店召開會議,會議主題是從設計款式和產品質量上對三星產品和世界主要電子產品進行比較和評價。

在匯報情況時,一位來自美洲電子分部的董事振振有詞地說:“1992年出口衰退的責任,并不完全在于美洲電子,其他下屬公司也應該承擔一部分責任……”這位董事的話使得李健熙非常惱怒,他不等這位董事說完,就沖他大喊一聲:“請你立刻離開這里。”

李健熙平時寡言少語,在集團高管的眼中,他更是一個很少跟人發脾氣的人。李健熙稱自己沒必要繼續聽這樣的報告,并再次重復了“讓這位董事出去”的話,硬生生地將這位董事趕出了會場。

洛杉磯會議當天,在將那位董事趕出去后,李健熙還斥責了三星集團的其他高管。李健熙當時就深刻地指出:

從1986年起,三星就已經開始呈現衰亡的勢頭。現在,三星已經不是處于好好努力的時期,而是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刻。如果不能成為世界一流企業,將無法繼續生存。三星的電視機和錄像機在國外幾乎成了便宜貨的代名詞,三星產品在海外飽受歧視,甚至被堆在角落。

李健熙以洛杉磯會議為契機,有序地開啟了改革進程,開啟了破除舊勢力、破除舊思想,重塑企業二次創業的路程。

1993年3月22日,三星集團成立55周年紀念典禮舉行,上萬名三星管理人員和員工聚集。李健熙發表了題為“二次創業——5周年賀詞”的著名演說。

李健熙的言辭中充斥著憤怒、苦衷、落伍者等煽動性的字眼,為整個演講添加了一種氣勢。他呼吁高管們拋開三星集團是韓國第一流企業的優勢心理,認清三星產品在國外的發展現狀和全球化的發展趨勢,將三星集團從生死存亡的岔路口安全帶離,使它走上向前發展的正確道路。

在當年,李健熙在整個三星集團推出“新經營運動”,李健熙說出了那句至今都在三星集團和整個韓國商業圈發人深省的話:“除了老婆孩子,一切都要變!”

李健熙這把火燒得很旺,亞洲金融危機過后眾多企業頭疼不已,三星集團卻獲得了3017萬億韓元純收入的驕人業績。李健熙在這次改革中大獲全勝,使自己在整個集團贏得了喝彩聲,他的權威地位也開始真正地在整個三星集團中確立下來。

4霸道國王

李健熙在三星員工奉若寶典的《三星新經營》中說:“一個人能力差點沒有關系,但一定要有人情味。”關于人性美,李健熙說:“無論我們怎么忙,在路上只要看到有孩子摔倒了,也要停下自己匆忙的步伐,把孩子扶起來才是正理。因為,這是人性。”

李健熙執掌三星集團之后,推行了一系列的新制度,其中就包括著名的“7-4制”。所謂“7-4制”就是實行每天早上7點鐘上班,下午4點鐘下班的新工作制。雖然這一制度僅限于三星集團內部,但是,整個韓國的日常作息時間安排均以此為標準發生了改變。在2003年,李健熙又在韓國率先推行了每周5天的工作制。這一制度后來也漸漸成為韓國人新的生活習慣。

2010年,李健熙領導的三星集團就給韓國經濟貢獻了20%的GDP。在韓國,李健熙擁有著特殊的榮譽,他被韓國人稱為“經濟總統”,而美國《新聞周刊》則說他是韓國的“幕后帝王”。沉默寡言的他不喜歡過多地曝光在閃光燈下,但是,只要“他一開口”,就“沒人敢說不”,只要他一咳嗽,整個韓國就感冒,連韓國政府官員都避讓三分。有人認為,沒有李健熙,三星的現在無法想象;沒有三星,韓國的未來將無法想象。

整個三星的人都知道,他們的會長為人沉穩,行事低調,員工很少能在總部大樓里見到他的身影。在公司的會議上,只要李健熙參加,他都是靜靜地坐在會長的位置上。但是,他只要一開口總會引發高層騷動。因為身處高位,鐵腕的管理風格,讓本來話就不多的李健熙身上更加散發出一種威嚴。

2010年,中國廣州舉辦亞運會,李健熙受邀出席。在中國的三星員工為了接待李健熙特地成立了“會長接待小組”。小組的工作不是帶領會長考察業務,而是要研究李健熙愛吃什么,愛玩什么。為此,他們試了廣州數百家餐廳,看看哪種口味會比較合會長的意。同時,為了讓李健熙在酒店住得舒服,竟然還對酒店進行再裝修!

然而,這位“皇帝”并沒有接受三星臣民給他的優厚待遇,除了入住了酒店,并沒有享用那些試過的美味佳肴。在三星集團成立六十周年紀念日的時候,李健熙只給三星留下一句話:“為了公司,生命、財產,甚至名譽都可以拋棄。”李健熙短短的一句話就讓整個三星集團從亞洲金融危機的陰霾中看到了希望,注滿了力量。

1995年,三星集團生產的手機遭到消費者的投訴。面對這種情況,很多企業家會置之不理,面對危機自然會有其他部門的人處理。然而,李健熙卻無法做到充耳不聞。在認真思考后,他打電話給市場部的經理,命令他將三星生產的15萬部手機全部召回,所有成本和損失都由三星集團承擔。他召回并燒毀手機的魄力,對質量的敬畏,讓眾多的企業家深感佩服。

20世紀90年代,李健熙投資數億美元到汽車行業,建造三星汽車,試圖進軍世界汽車市場。然而,最后卻因為投資錯誤債臺高筑,三星集團也因此面臨極大的危機。李健熙因這個失誤而焦頭爛額,他不能讓三星集團以及三星的員工買單。為了不影響到整個三星集團,他捐出20億韓元的個人財產償還債務。他因此受到了三星員工、整個韓國乃至全世界的尊重。美國《財富》雜志贊他是“為錯誤的投資決策承擔責任的CEO”。

5“三世”坎坷

三星到底有多大,對整個韓國經營的影響有多嚴重?

在韓國,財閥引領著整個經濟,決定著整個韓國經濟的發展。而三星集團是韓國最古老最大的財閥之一。作為最大財閥的領導者,有人說,李健熙綁架了韓國的經濟。毫不夸張地說,他名下的三星集團簡直控制了韓國的經濟命脈。

如果李健熙不再領導三星,三星集團能否獲得現今的成績真不好下定論。而如果三星集團垮掉,韓國經濟就會陷入癱瘓。

三星的下屬公司和法人機構有80多個,在世界上近70個地區建立了分公司,涉及的產業有電子、金融、化學、機械、酒店、建筑、服裝、游樂園、軍事武器研制、日化等,全球員工的總數達到30多萬人。此外,三星集團的三星電子是亞洲最大的芯片制造廠和世界最大的手機制造廠。

10月25日,韓國媒體爆出消息,韓國三星集團第二代掌門人、前會長李健熙因病在醫院去世,享年78歲。

一代強人謝幕,三星掌門人的權杖,交到李健熙的獨子李在镕的手上,從李秉喆到李在镕,這是三星王朝的“第三世”。中國有句古話,叫富不過三世,三星會走向這樣的厄運嗎?

2020年5月6日,三星電子副會長李在镕在位于首爾瑞草洞的三星電子總部道歉說,他并不打算將企業管理權繼承給子女。

若所言非虛,那么三星帝國的家族傳承將在第三代宣告終結。不同于父親鐵腕企業家的形象,現年51歲的李在镕在西方世界曾被描述為一個銳意進取的改革者,在韓國,他始終充滿爭議。

2017年6月,李在镕在首爾中央地區法院經歷了一段難熬的時光。

他被指控數項罪名,其中包括向崔順實共計行賄430億韓元(約合2.5億元人民幣),借助后者換取樸槿惠政府支持三星集團旗下企業三星物產與第一毛織公司合并。

盡管承認了行賄,但李在镕否認這是政治黑金:“總統強迫出資,我是受害者。誰能拒絕總統的要求?”

兩個月后,李在镕被判五年有期徒刑,在獄中度過一年后,他獲得了緩刑釋放。

兩年間,三星集團在“爆炸門”與“行賄門”的雙重夾擊之下風雨飄搖,盡管在2017年實現了創紀錄的利潤,但該集團正面臨一系列挑戰,尤其是三星電子公司。2017年,芯片制造推動了其銷售激增,但專家警告說,這棵“搖錢樹”很快就會枯竭。

另一方面,由于三星帝國與權力的曖昧關系、壟斷市場的財閥體制,國內的反對聲潮愈發壯大。早在2017年韓國大選之時,文在寅就曾表示,若不改革財閥和大企業,就無法帶來真正的增長。他特別提出將改革重點集中在三星、現代汽車、SK和LG這四大集團。

6三星帝國能否再創奇跡?

李健熙的時代謝幕了,但他創造的三星奇跡和在半導體行業的統治力還在繼續。在全球,三星依舊是最大的手機制造商之一,同時也是全球最大的消費電子公司,在電視,存儲器,顯示面板等多個產品上都是全球頂流。

三星的逆襲來自于李健熙時代對半導體行業一次又一次的瘋狂投資,理由是,韓國資源匱乏,應該發展高附加值的尖端產業。同時也來自于李健熙重視人才,打破世襲、親緣、地緣關系,大力提拔年輕人,重用有技術的人,破除形式主義的現代化管理制度。

李健熙留下的遺產遠不止三星,也是對全球管理者,半導體產業從業者,尤其是正在集中力量攻克半導體產業的中國企業的一份啟示。

然而對當下的三星來說,到底是未來可期還是前途未卜?

繼承者李在镕的路肯定不好走,尤其在父親無比輝煌的成就之下,李在镕能否表現出一如他父親當年那樣的智慧和魄力,這會是極大的挑戰,也必然會影響到三星甚至整個韓國的未來。

分享:??????????

粵港澳大灣區紅色家風家教研究中心

《家族商業評論》首席顧問

家本紀·專欄???

《家本紀》融媒體系列首席顧問;

家族與家族企業文化與傳承研究學者;

新華社半月談文傳中心廣東黨建調研;

查看更多
張韜??????
查看更多
最前線
查看更多
這文章我愛看
企業
家電
家族
非遺傳承人
匠作
品質生活
非遺
熱點標簽
日韩无码-第1页-亚洲久久无码中文字幕-超清中文乱码字幕在线观看,中文字幕一区,一本无码中文字幕高清在线